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前沿 >> 时尚前沿 | 奇葩说 纯网节目的一朵奇葩

时尚前沿 | 奇葩说 纯网节目的一朵奇葩

浏览:1736发布日期:2015/11/17

深度报道 | 奇葩说 纯网节目的一朵奇葩(7)

《奇葩说》第一季网络点击量破2.6 亿,获美特斯邦威5000 万冠名。马东曾说,纯网节目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奇葩说》为视频网站发力内容生产领域探出一条路,开启一扇窗。


1

马东、金星、蔡康永

作为一档以辩论为形式、以说话为看点的网络自制节目,《奇葩说》 有其创新之处:纯网络语系综艺、言人之不敢言、挑战大众认知……旗帜鲜明地为自己的节目贴上令人大跌眼镜又拍手叫好的标签——“奇葩”;节目本身的风格当然还存在很多争议之处,但实际上,《奇葩说》 的可贵之处不在于话题多敏锐,而是提供了一个让异见者说出内心想法的平台。

马东 带着好奇心做节目

变化,是生活中的常态,也是马东常常提到的一个词。他对身边每天发生的事情充满好奇。“好奇心是我进入爱奇艺的主要原因,从围城外面看跟在里面体会,是完全不同的。”

“我每天都有惊喜,每次录制都有惊喜。”马东说他总能从新老选手们身上发现一些新的闪光点,“我经常在樊野身上又发现了另外一个刺身,昨天录像还发现马薇薇的腿其实长得很好看的。”

人生哪有什么规划?

2013年从电视台出走来到爱奇艺,2014年,马东找来高晓松和蔡康永两位才子打造第一档网络说话达人秀《奇葩说》。作为标榜面向90后受众群的网络节目,《奇葩说》势必与之前《挑战主持人》《有话好说》等节目截然不同,语境变了,人的状态也不同。要切换模式,适应不同的传播手段、受众、表达语境,需要不断学习的过程。

60后的马东选择用开放的心态了解90后观众的想法,他们独特的语言文化。《奇葩说》里,马东把自己弄成一个时而呆萌逗比又睿智冷静的“胖子”,穿着苏格兰短裙上节目,许久没维护的微博也活跃起来……

参与制作《奇葩说》的过程,马东带着创作人的角色试图活成90后的样子,努力感受时代的脉搏与受众的high点。

马东眼中的“奇葩”是拥有与众不同的力量,并且有勇气展示这种力量的人。从内容生产角度来说,每个年代都需要与众不同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马东做节目的理念与其节目本身传达的价值观不谋而合。

从马东以往的经历看,留学澳洲,转而回国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学习;从计算机专业转投电视制作;离开体制,加盟互联网公司爱奇艺;但当大家以为他在视频网站做得风生水起时,他又选择离开,自立门户创业。

“没有一个人是定好人生计划而无变化的。”马东说,人只有设立了短期的目标,然后尽量去做,但朝着目标行进的途中,也许会发现自己其他更大的兴趣点,于是转弯儿往别处走了。

这就像他登山时的“毛病”:快要爬到山顶的时候,就开始往另外一个山走了。

《奇葩说》究竟“奇葩”在哪里?

2013年,马东离开体制转投互联网公司,加盟视频网站爱奇艺。《奇葩说》是马东从央视带出来的牟頔团队操刀,整个团队平均年龄23岁。

在此之前,电视综艺和网络自制综艺中,并没有节目成功将“严肃”的辩论拿来做内容。尤其在当下真人秀独领风骚的年代,马东团队携手高晓松、蔡康永决心打造一档以说话为主的节目,起初前景并不明朗。

网络平台与传统平台的差异在于前者具有充分容的试错性,后者则要求不能失败。马东和《奇葩说》团队在准备做这个节目之初,并没有对节目做预想,用马东的话来说就是“先开枪,后瞄准。”

网络节目的评价体系最为直接,观众不买账直接就可以发送弹幕吐槽,《奇葩说》还开通了官方贴吧讨论区、知乎、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视频页面的讨论留言区也可以直抒胸臆。观众对电视节目的评价是间接的,而网络节目制作则要直面这些血淋淋的评价,并且快速做出调整或者迭代。

2013年,也是视频行业开始进入自制元年的转折点。各家视频网站纷纷将大量资金和人力投入自制领域,生产出《万万没想到》《屌丝男士》《匆匆那年》等品牌网络自制剧。但令视频网站尴尬的境地并没有改变,还处于集体烧钱的状态,属于赔本赚吆喝的阶段。这种情况下,亟待一款网络自制“爆款”横空出世,并在商业模式上突破和创新。

《奇葩说》应运而生,第一季点击量超2.6亿,积累了大量口碑和人气后,第二季一经上线,首期节目播放量高达4600万,百度指数最高峰值达176709,仅播放四集流量就已过亿。

从商业角度说,第一季《奇葩说》以5000万的冠名费摘得最贵网络自制节目的头衔。随着节目火热程度升温,不断有商家加投广告,到第二季时,《奇葩说》总体广告收益已达1亿。

从商业回报上来说,《奇葩说》成功了,良好的品牌口碑带来了巨大的吸金能力,成为爱奇艺旗下最成功的自制内容品牌之一。

2

马东

COSMO×马东

COSMO:对传统媒体眷恋吗?

马东:什么是传统媒体?不变的都是传统媒体,变化的都是新媒体?

实质上,他们只是传播手段不同,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你认为所有运用互联网的就是新媒体?几年以后,没有人提互联网这事儿了,就跟自来水一样普通,有人会提自来水公司吗?

COSMO:作为内容创作者,如何找准市场需求?

马东:这是一个创作者了解时代语境,感受时代潮流,同时跳脱出创作惯性的力量。现在内容生产中90%都在顺应“俗流”,只以服务观众口味为目标。实际上,观众的需求是不明确的。要想不入俗流,作为内容创作者,要想法领先于观众。如果让观众在情理之中收获意外之喜就算成功,只在观众可想象范围内去创作,很难得到认同和满意。

3

金星

金星 我是来听90后说话的

COSMO×金星

COSMO:《奇葩说》 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金星:最初看到《奇葩说》的视频我很兴奋,在中国的媒体环境中,竟然有这样一档大尺度的说话类节目。我来参加《奇葩说》的目的只有一个:听听80后、90后是怎么聊天的,什么是他们的价值观和语境。此外,康永哥学识渊博,马东说话漂亮,跟他们在一起做节目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COSMO:你的个性非常鲜明突出,观众往往会在你身上贴很多标签,比如毒舌,你喜欢这种贴标签的方式吗?

金星:无所谓。别人眼中的我是金星的一部分,但一个人是360度的,某些人可能只是认识你的某一面,或者只想接受你的这一面,这些都没有问题。我认为,自己的最大价值在于公众视野中的我和生活中的我是同一个人,没有面具也没有形象设计。参加任何一档节目,我带着金星就去了,该骂就骂,该怒就怒,唯一不同的是比平时妆浓了一点,头发讲究了一点。

4

蔡康永

蔡康永 辩论有自由 说话也有底线

在《奇葩说》的辩论过程中,蔡康永近乎“全能”,无论是哪方观点,论点与论据信手拈来,温暖却不失力量。他站在与现实中自己观点完全相反的角度,同样讲得头头是道,“世界多元,由各式各样的人组成,说到底观点是相对的”。

喜欢逗人笑,不喜欢影响人的康永哥在《奇葩说》某几期节目中,却严肃了起来。第一季某期节目中,看到多数人选择为了自己生存“炸死”贾玲,他临阵倒戈;第二季关于遭遇同学欺负向老师告状还是以牙还牙的辩题也让他犯难,“两种方式都是错误的”。在蔡康永看来,不伤害别人应该是任何人的底线,邪恶的手段永远是邪恶的,不会因为正义的目的而变得正义。

因为一接收中文,大脑便开始搜集资料、做出反应,蔡康永会选择一个不懂中文的国度休息;对于讨厌的人,蔡康永完全不会让其有机会站在自己面前。岁月沉淀,他的内在更为丰富;时光流逝,他却永远保持着童趣之心,这就是我们的康永哥,开放、温和、有趣。

COSMO×蔡康永

COSMO:赛程推进,你觉得选手需要具备哪些素质?有什么建议?

蔡康永:几乎所有电视节目都具备表演性。我建议选手们不要狭窄地思考辩论这件事情,而应广泛考虑到他是一个在节目中展现自己的人。辩论只是暂时采取的方式,如果没有辩论,他能否依然吸引人们的注意,并给予别人预期之上更多的东西?如果选手能从这个角度考虑,再回过头来思考辩论会轻松很多。

COSMO:“电视将死”是目前业内常见的一种说法,你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蔡康永:某某将死,是每一个年代都会碰到的句型。从小我就听说文学将死,但至少现在它还以某种形式存在。我们住在洞穴时就想听人讲故事,人的基本需求是永远存在的,听故事就是人类的本能,这个本能不会消失,不管是用电视、音乐、文字还是网络,抑或其他任何形式。所以说什么什么将死的人,他们说的是那种形态会消失,而不是本能已死,所谓的电视已死,意味着你不会局限在那个方格子看内容,而是拥有更多的渠道和媒介。

制作内容的人,依然需要引起观众的注意或惊喜,他们的目标并没有变化。

COSMO:与小S合作电影进展如何?

蔡康永:本来此刻就应该在拍摄中了,但她骑脚踏车摔伤了,而且当时不确定需要多长时间复原。她第一次演电影,我希望她可以很放心地表演,即使是大特写镜头也可以尽情展示在人们眼前。我绝对不让她有不安全的感觉,愿意为她把拍摄计划延后半年。

听听奇葩中的奇葩怎么说?

5

樊野、陈铭

樊野 奇葩人生在于体验

2014年以前,樊野在新西兰过了一段长长的“放羊”生活;2014年的纽约之行改变了他的想法。光怪陆离的大都会让樊野意识到世界很大,可以出去看一看。纽约回来不久,樊野接到了爱奇艺自制节目《爱上超模》的邀约,决定回国发展。之后,他被推荐给了《奇葩说》 节目组。

出国、出柜、结婚、离婚,樊野表示自己30岁之前的人生体验是饱满的。樊野未来的目标是生一个baby。对樊野来说生命最重要在于体验,他并不仅仅想要一个孩子,而且是一段parenthood——成为人父的体验。

COSMO:在生活中,你是一个擅长说话的人吗?

樊野:以前觉得是,但参加节目之后发现自己并不是。我妈妈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职业女性,善于言辞。青少年的某一个时期,我特别享受跟妈妈就某一个话题正反两面地讨论,我想这是最初的培养。但现在我个人特别讨厌争执,但凡有矛盾冲突,都会离开现场,除非是与亲人或者爱人间无法回避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世界是多样的,不一定要说服别人。

陈铭 我做好自己 等着你们来喜欢

奇葩说》的舞台上,文质彬彬的陈铭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用严密的逻辑以及高深莫测的学术理论跟选手讲着一个个看似过于正经的道理。在遍地奇葩的舞台上,陈铭是看似一个最正常的辩手,他的严肃、认真、正常反而显得与其他人格格不入。

“ 如果我想改变自己,找一个自己独到的风格,反而会失去自我,倒不如把自己做好,等着你们来喜欢。”

COSMO:来《奇葩说》 的初衷是什么?

陈铭:希望通过这门语言艺术可以为年轻受众打开一扇又一扇门。在聊爱情的时候,我提出了多巴胺的概念;借“没钱要不要生孩子”的契机,引出心理学上的概念“未完成愿望之魔咒”。当期节目播出后,我的微博收到了很多留言和私信询问这个大家听着有点陌生又有切身感受的词汇。我觉得很开心。

COSMO:你认为辩论的魅力何在?

陈铭:为我们思考这个世界打开了不同的角度。

COSMO:平时喜欢看什么样的书?

陈铭:毫无限制。我对书的要求只有两个字:有趣。

7

肖骁、马薇薇

肖骁 说话是我的天赋

“肖骁是一个很单纯的人。”樊野如此形容。

《奇葩说》让肖骁一夜走红,其自恋张狂的傲娇表现为观众所喜闻乐见。在杂志拍摄现场,肖骁换上了工作人员本来为马薇薇准备的一套酒红色西装;一见如晶,肖骁便一把将其抱住,“啊呀,我的如晶宝贝!” 现实生活中肖骁和《奇葩说》里的肖骁简直是一模一样的。

COSMO:你觉得如晶怎么样?为什么特别喜欢她?

肖骁:湉湉说过一句话,如晶身上有一种我没有的东西,那就是纯洁。当你身边突然出现一个这样的人,就会很想保护她。很多人问我对如晶是什么感觉,之前觉得像兄妹,但后来又觉得不是,我想更溺爱她一些。她像我上辈子的情人,虽然这么说有些变态。

(笑)COSMO:除了《 奇葩说》 你也在爱奇艺开设了其他节目,对于未来,有什么目标和预期?

肖骁:说实话,现在是一个我自己不太能够把控的阶段。就我个人的愿景来说还是希望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节目,有一个代表作。可以肆无忌惮地说话是我的梦想,而除了说话,我也没有其他技能。未来,我希望能够拥有一个自己的脱口秀或访谈类节目。

马薇薇 天生辩才 生活里几乎不和人说话

从小城珠海来到大城北京,除了高档西餐厅老板娘的身份,又添加“艺人”的头衔,马薇薇感到时间不再自由了,宅在家里与自己独处的时间少了,各种综艺节目的录制安排非常紧凑,“有些不适应,但一上辩论台我就不一样了”。

马薇薇的生活简单而不单调,“生活里我几乎不和人说话。奇葩选手里,如晶属于不说话,我是不出门;她是社交无能,我对社交无感。”

“这是第一次辩论选手和综艺类选手的对撞,很多人非常有意思,肖骁天然什么都不在乎的劲儿,范湉湉张力十足的演绎,会让我觉得新奇。”马薇薇补充道,“打辩论这么多年,人我见得真的很少,但是观点我见得太多了。”

COSMO:正规辩论和《 奇葩说》 哪个更适合你?

马薇薇:肯定是正规辩论赛更适合我,我在场上更凶。

传统辩论话题更多元,有时间限制的赛制使得对抗性更强。

COSMO:打辩论会做针对性的准备吗?

马薇薇:不会为辩题做准备,如果准备太多资料,反而会陷入资料的误区,大家都在堆资料,语言就不生活化了,很难达到信手拈来的效果。

COSMO:能不能分享一些辩论经验和说话技巧?

马薇薇:没有说话和辩论技巧,只有思考方式的不同。

6

《奇葩说》团队主力的平均年龄为23 岁

奇葩养成术

“奇葩们”在电脑屏、移动屏上互撕的时候,他们或妖娆,或激烈,有人话锋犀利如剑雨,有人温柔却绵里藏针,有靠演技取胜,也有资深逻辑控……这群与众不同的人,面对“该不该接受潜规则”“该不该取消份子钱”“你的生活中有bitch怎么办”等一系列大可上升到社会公知层面,小至个人情感体会的议题,他们不装,不保留,将观点全然摆出,观众并没有太多不适,反而感觉内心会产生些许共鸣。

奇葩从哪里来?做第二季的时候是否担心集合不到“马肖湉”组合这样的选手?制片人牟頔坦言,刚开始他们也有担心,后来发现中国之大,从来不缺乏“奇葩”。

《奇葩说》的选手来自各行各业,性格各异。据悉,节目导演组分为三组,有一组专门负责搜罗选手,通过校园辩论队、口才培训学校等各种途径找人。第二季,节目组在选人时也会有自己的眼光。“性格鲜明、说话有趣,有胜在逻辑,有胜在情感表达,可以是辩论咖,也可以是综艺咖。”牟頔说选人的标准基本如此。

节目中,各种神话题为节目增色不少,“潜规则”“出柜”“开放婚姻”“第三者”“备胎”等原本被人藏着的话题被公开到节目中探讨,直击社会痛处和通病,不回避问题,也不逃避选择,亮明观点,最重要的是引发屏幕前观众的思考。马东在节目中分享了选题的标准,就是“能够代入所有人生活当中的矛盾,或者所思所想”。

从技术层面上,《奇葩说》的选题经历了层层筛选、讨论、评价。首先,从微博、知乎、微信订阅号等平台广泛向网友征集话题,产生几百个话题进入备选库。然后对这些话题进行热度测试,接下来导演组和选手、导师共同评定选出大家认为聊得来的话题。

可以说,奇葩话题是经过市场的提前预热和受众的喜好测试出炉的,因此针对性更强,也更具引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