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前沿 >> 人物专访 | 马思纯:青春是最认真的成长

人物专访 | 马思纯:青春是最认真的成长

浏览:1438发布日期:2015/10/12

人物专访 | 马思纯:青春是最认真的成长

                                                                    

        在大家一直以“ 乖乖女”来描述马思纯时,她以《 左耳》 的“ 吧啦”一角告诉人们,那是看单了她。她说,好的演员正是在于不肯屈于单一,而成长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途径就是一部戏一部戏地认真积累,如同这世间万物一般,最勤恳的成长才有最坚实、鲜明的质地。


没有痛感,就不是炽烈的青春

《左耳》的镜头清新明朗,看上去就是通常那种美好干净的青春片,但这部电影却因马思纯饰演的黎吧啦这个角色而有了一丝痛感。无论是她在海浪声中微笑着主动亲吻许弋,还是她一袭白裙、头戴花环在校园里高举爱情告白的大声呐喊,与她有关的每一条线索都牵引出那种只会发生在青春岁月的爱恨交织。在影片里,她固执地说:“我爱一个人就可以不顾一切。”被小耳朵反问:“你难道不怕受伤吗?”对着镜子,马思纯眼神清亮而执着,如同叙述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

《左耳》 原著作者饶雪漫希望个性鲜明的吧啦有一张清纯的脸,但笑起来又能特别性感。一定要漂亮,看上去却不能太精明,不是表面第一眼就觉得“坏”,而是带着致命的诱惑,慢慢地从骨子里渗透出来,令人欲罢不能。马思纯则被她当作拍好电影的秘密武器。她记得第一次见到马思纯的情景,那是她在选书模,站在一群青春女孩中,马思纯话不多,对周围的热闹状况有些游离,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眉宇间有淡淡的忧愁,侧影看上去有点王祖贤的味道。那张侧影被抓拍到,放在了饶雪漫《十年》 的封面上。

“很少有人能看到我另一面。”马思纯对她说,“我很奇怪你可以。”其实她第一次试镜非常失败。原因有两个:第一,她太紧张了;第二,她太胖了。

两次试镜之后,饶雪漫嘱咐她:“如果还想争取这个角色,你至少要减掉15斤。可以吗?”她毫不犹豫:“可以!”

只有妈妈最清楚,这一次马思纯到底都付出了些什么。她为了争取“吧啦”这个角色,减掉了15斤。为了体验孤独的感觉,她改变自己与父母原有的相处模式,从家里搬到外面一个人住了三个月,跟父母和生活中的朋友基本断了联系,跑去夜店体验生活,学习那些女孩抽烟的动作、说话的样子,用全新眼光观察她们在台上跳舞的模样。“吧啦是一个没有人疼的孩子,所以我不希望自己的幸福感那么强。”

最后,她以自己最认真的努力,刷新了旁人对她的看法。就像饶雪漫后来对马思纯说的:“只要努力过坚持过,上天就真的会奖赏你,人生也真的会有奇迹。”

乖乖女心中的小野马

龙应台在《目送》里写道:“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采访那天正是母亲节,陪同马思纯拍摄的除了一个工作人员还有妈妈,因为最近忙着宣传电影,思纯奔走于各个城市,好不容易回到北京,妈妈希望多陪陪她,便随着她来工作。

聊到她7岁时第一次演戏。当时,她也是在妈妈的陪同下,在冬天的长白山里拍了一个月的戏。年幼的她并不觉得在冰天雪地里奔跑是种艰苦,只是妈妈远远地看着她跌跌撞撞,大半个身子没在大雪里,心疼得落泪。

从小跟着外公外婆长大的马思纯享受着最柔软的呵护。外公是位老文青,每年生日时会送给她一堆书,当小朋友们都在听流行音乐时,她始终跟着外公听苏联音乐,偶尔也听王洛宾的歌。“小时候,我经常有不一样的梦想。外公跟我讲宇宙的知识,我就特别好奇,发愿要当天文学家。后来兴趣又变了,想过当历史学家、解剖学家。只有青春期时,梦想才开始变得特别平淡,就是开一个火锅店,养一条狗,嫁一个好人。”也许正是因为童年时无尽享受着家人的关爱,成年后她才宠辱不惊。

“我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孩子,没有受到过任何挫折。家人更多对我是鼓励,只有偶尔在被管教较多时会感到一丝被束缚的感觉。那时,我会感到自己内心中存在一匹小野马。”

大二时,与郭晓冬合拍的《恋人》是马思纯成年后正式拍的第一部戏。

那一次,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更应该当一个演员。“我的内心有一些东西是被束缚住的,特别需要通过角色来释放自己。”无论是《恋人》里的思纯,还是《武媚娘传奇》里的贺兰敏月,抑或是《左耳》中的吧啦,都是现实生活中无法碰触的角色。“比如吧啦,我跟她很像的一点就是敢爱敢恨,我从不觉得女生在爱情里一定要矜持、被动。

在青春期,我也追过男孩,很疯狂地追求,挺像吧啦的。这部戏,不光让我觉得我自己有另外一面,更激发了我的好胜心,激发了很多我自己以前都不知道可以达到的能力,让我特别有欲望去演这样的角色。”在她自己说来,演戏就像是平静生活中一次充满张力和释放的旅行,在我们看来,那短短两个小时是充满青春无限美好以及看不穿的未来的万花筒;而在她心里,那部戏拍摄前后的几个月是她一生中都难以忘记的改变,“不仅仅是一个角色的改变,还是整个人的改变”。

COSMO×马思纯

COSMO:吧啦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孩,你对这个角色是怎么理解的?

马思纯:这是一个昙花一现却非常绚烂的角色,又可气、又可恨、又可爱。她有两面性,一方面她是非常复杂的、有点儿玩世不恭的小镇女孩;另一方面她在爱情上又非常单纯,可以不计后果地付出,甚至舍弃生命。我觉得,她的单纯是大过她的复杂的,看似痞气十足却很有原则性,很有魅力。

COSMO:拍完戏以后,你会回到以前的模样,还是会保持一部分吧啦的状态?

马思纯:还是有她的影子在,没有那么快就走出来。这部戏我自己也看了很多遍,每每看到欧豪去吧啦坟前祭奠就会哭,我会觉得我就是吧啦,她所经历的那些委屈和她所得到的爱都会完全地反射到我身上。其实,不仅是因为我对这个角色倾注太多,最重要的是,在拍戏时,她把我内心某些东西唤醒了。所以,我一直说,这部戏对我改变很大。

COSMO:你觉得这一阶段的自己是否有新的突破?

马思纯:对,这一段是我人生最大的改变。以前我是一个特别随遇而安的人,觉得享受生活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但从去年开始,我发现要做什么事情一定要做好,一定要对自己有要求,这世上没有一条路是坦途,所以我突然变得很拼命了。

COSMO:好像一种成长?

马思纯:对,就像运动员马上要起跑的感觉。有种蜕变的新鲜感,慢慢清楚自己的方向,甚至,我因此而感到这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我并不是说,一份工作带给我荣誉,而是通过角色给予我的力量让我更积极、更自由。

COSMO:作为一个正值上升期的年轻艺人,你在意的是什么?

马思纯:对于我来说,现在可能事业更重要,但是不希望因为事业没了生活,只变成活着了。我希望尽量可以挤出一些时间陪家人、朋友,去旅游。

COSMO:你现在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马思纯:有什么优势呢?我也不知道,戏演得比我好的有,长得比我漂亮的也很多,这么看,我好像没什么优势。性格好,算吗?其实在片场,性格好很重要的,我之前拍戏,经常拍完上一部,剧组的人就会热情推荐我去下一个组,说这姑娘戏也不错,又很好相处。性格好就会人缘好,这点也算占点优势吧。

COSMO:你用什么方式舒压?

马思纯:睡觉和旅游,这是我最喜欢干的两件事儿。

COSMO:你有困惑吗?

马思纯:没什么困惑,我很少不高兴,可能只有失恋了才会不高兴。什么事儿对于我来说都能过得去,很少会沉浸在一个不好的情绪里。况且,现在我正享受当下的充实感,有可以忙碌起来的工作状态,括与家人、朋友新建的相处模式,都给我带来了特别大的幸福感。

COSMO:还会觉得生命当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嫁一个人吗?

马思纯:这点还是很重要,但现在不着急,过两年再嫁个好人,先得让自己变得更好,你才能找更好的人。


转载自:时尚集团http://www.trendsgroup.com.cn